音樂龜BLOG一代目.REBIRTH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635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Me世代下的思想

Me世代的「新世紀福音戰士」式救贖(上)

上一世紀九十年代紅極一時的動畫「新世紀福音戰士」捲土重來,新劇場版的序章早前在香港上映。看到這個消息,觀看這套動畫時的震撼又再浮現。

看EVA最震撼的一刻,在於那次突然的覺悟,是真真嗣也是我的覺悟。

之前一直都在說使徒入侵,要救世界就是要消滅使徒,到後來不為人知陰謀逐漸浮現,碇司令到底是正是邪?EVA到底是甚麼?SEELE又是甚麼?一切都是與全人類生死相關的大事,到底需要甚麼力量,甚麼反擊戰略,才能拯救世界?然後突然發現,在客觀世界中打過你死我活,機關算盡,at the end of the day,原來答案在自己身上,與客觀世界一點關係也沒有。最終的結局,不是打倒惡勢力,不是主角犧牲一己生命拯救世界,而是碇真嗣的個人覺悟與救贖。

傳統動畫模式之中,有一套明確的道理價值。壞人就是壞人,被打倒被消滅是理所當然的。打倒終極魔王是主角不容質疑的使命,無論中間遭遇多少痛苦,多少傷害,堅強地忍受,不屈地抗爭,主角個人的犧牲與付出,其價值與必須是理所當然的。若因為艱難而退縮,這是最不能被饒恕的罪。這種明確的價值與故事的世界觀融為一體,滲透在這世界中每一個角落。被歌頌的是一種重視大我,重視群體,重視社會,輕視個人得失喜惡的一種價值。

但在EVA的故事內,這種價值觀被完全顛覆。真嗣從來沒有把天下視為己任,導演甚至說白了,真嗣駕駛EVA是為了肯定自己的價值。真嗣不止一次因為個人的原因,如對爸爸的反抗,拒絕承擔拯救世界的駕駛員的身份。即使真嗣因為他人的痛苦而踏入駕駛艙,那種對別人痛苦的經驗,也必須是於他切身且個人的才成。那個「別人」要在真嗣面前把所受痛苦明確而有力地展現,如綾波麗繃帶纏身,痛苦萬分仍要上駕駛艙的樣子,才能感動真嗣那軟弱的良心。那種民胞物與,那種「不要問喪鐘為誰而敲,喪鐘是為你我而敲」,那種自發性的悲天憫人精神,對不起,完全應用不了在主角真嗣身上。這完全違反了傳統對「英雄」/「救世者」的要求。

這種主角性格設定的轉變,正好反映了現實中不同世代的人的性格特質改變。美國心理學博士珍.特吉(Jean M. Twenge)將1970年以後出生的人稱為「Me世代」,在她的著作「Me世代--年輕人的處境與未來」一書中,她指出上一個世代的人重視道德、義務與責任,希望能改變世界,但Me世代的人則是以自我為中心,不認同世上有所謂惟一正確的生活方式,只要能活出自己的性格,別人的眼光並不重要。

--取綠自第1678期「教聲」


感想有二:1) 不看過這篇文章也沒留意到EVA的確違反了一般的「英雄論」;2) 不看過這篇文章也不知道這世代的人一般都是以自我為中心,也難怪現時的年青人多愛玩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