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音樂龜BLOG一代目.REBIRTH
關於部落格
  • 1635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脆弱的世代

Me世代下的思想(下)

故事發展到後期,真嗣軟弱的良心已完全給個人的軟弱掩蓋。以至在劇場版的結局中,真嗣完全失去求生意志,連葛城犧牲自己性命,將爛泥似的他推進前往駕駛艙的電梯後,真嗣還是對NERV的血流成河無動於衷,繼續沉浸在個人的軟弱與哀傷之中。這亦正正反映出ME世代的實況,這個脆弱的世代亦是與真嗣一樣深受孤獨、焦慮與抑鬱的困擾。

真嗣的退縮與懦弱,在故事裏沒有受到譴責,而被視為他個人困境的一個表徵,沒有道德的價值判斷。導演沒有想過要懲罰真嗣,反而用莫大的心力開導這個鑽了進牛角尖的少年。從前,主角犧牲自己去拯救世界。在EVA故事裏,主角的個人救贖令世界得以存留,個人主義被高舉到極致。外在世界存在的原因,是因為個人需要透過它來認識自己,不是因為這個世界本身的美善,或其他人的性命珍貴。如果「我」的需要不能被世界滿足,那麼世界就沒有存在價值,其他人全變成了海水般的LCL也沒所謂。其他人得以從LCL變回人形,也不是因為他人的自身價值,而是因為「我」活在一個無人的世界中只會痛苦萬分。外在的道德價值,全都是無關要旨,「我」才是一切價值的賦與者。

佛蘭克.富里迪(Frank Furedi)在《Therapy culture: cultivating vulnerability in an uncertain age》一書中說到,英美社會越來越一面倒地使用心理治療的文化框架,去理解社會上各種各樣的問題。「抑鬱」、「焦慮」、「創傷」之類的心理用語日漸氾濫,人被塑造成情感上極度脆弱的生物,無法在欠缺專業協助的情況下單獨應付逆境。香港對這種文化其實亦不陌生,試回想沙士的時候,有多少心理專家跳出來教大家如何面對逆境?EVA正好反映這種文化,對個人軟弱完全放棄批判的態度,而視之為一種有待治療的病徵。電視版的結局兩集,完全不理會觀眾的期望,放棄敍述主線劇情,突然變成各主要角色的獨白。透過黑底白字的問題,一步步引導各角色理解自己的心底所思所慮,這個版本的補完過程,與心理治療十分相似(當然那種不理當事人感受與承受能力的對質,並非心理治療所採用的那種)。即使劇場版之中,綾波麗與渚薰替化了黑底白字,背後仍是同一種治療的精神。熟悉心理學的人,不難從些問答之中,找到佛洛依德那套心理分析的影子。EVA的救贖是透過心理治療達成的。

富里迪認為治療文化甚至將所有當代的社會面對的問題,如貧窮、罪案等都歸因到個人情緒問題之上。他指出,「在較早段的現代生活中,重要的學術思潮嘗試為社會提供種種解釋時,往往認為個人的自我並不重要。在粗略的經濟或社會決定論中,個人只有很小的空間......但昨日的經濟和社會決定論已被另一種更為粗略的決定論所取代──情緒決定論」這種對社會問題歸因的方向轉變,與EVA將世界的拯救,歸因於真嗣的個人情緒問題得以解決,不是有異曲同工之妙嗎?世界需要個人的覺悟來拯救,心理治療是達成個人覺悟的方法。所以,新世紀福音,其實就是心理治療!

--取綠自第1679期「教聲」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